航拍之家
第一无人机互动媒体

专访丨素不跟风的“天翔航空”,为何这回不按常理出牌?

2017年的植保无人机市场可谓喜忧参半,喜的是6省出炉植保无人机购机补贴方案,市场规模持续扩张;忧的是200多家企业布局农业植保,一场没有硝烟的“你争我抢”的争夺战已鸣锣开战。那么,在2018年,智慧农机是否会对无人机伸来橄榄枝?植保“病灶”是否可除?拓展市场究竟哪种模式最佳?都值得我们举目期待!

由此可见,植保市场的2018年,不管是“年将芳华”,放量增长可期,还是重新洗牌,过剩隐忧更甚,均不可等闲视之。

广州天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秋阳∕图 来源天翔航空

那么,“天翔航空”作为植保领域较为领先的无人机厂商之一,他有哪些思考?接下来会如何布局呢?为此,宇辰网记者采访了在业界素以“处事低调、精于攻伐”闻名的广州天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秋阳。

看市场,智慧农机前景光明困难不少

 

宇辰网记者(以下简称记者)据相关统计显示,国内从事无人机生产的企业有1000家,其中,植保无人机企业不下200家。您怎么看眼下的植保市场?

广州天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秋阳(以下简称朱秋阳):《2017-2018中国民用无人机发展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植保无人机的保有量已经突破了6000架。据资深业内人士估计,2017年底的保有量应该在1万架上下,其潜力只被挖掘了三成。作为拥有耕地面积20.25亿亩、县级行政单位2800多个的大国,照此来算,县均不足4架是远远不够的。

2017年9月18日农业部、财政部、民航局联合发文,主要针对安徽等6省市开展农机补贴,引导植保无飞机规范应用试点工作,现6省均已出炉植保无人机购机补贴方案。

另外,据统计,2015年60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.22亿,占总人口的16.15%;预计到2020年,老年人口达到2.48亿,老龄化水平达到17.17%;2025年,六十岁以上人口将达到3亿,成为超老年型国家。

以上数据说明什么呢?正好说明了我们植保无人机的发展前景,其实,你把产品做好了,自然就不怕同行竞争了。

记者:据统计,2017年中央财政投入农机购置补贴资金186亿元,6省植保无人机试点工作的均在1000万元以内,您对2018年植保无人机补贴层面有什么样的判断?

朱秋阳:把承载着中国数亿农民需求的智慧农机的事情办好,面临的困难远比想象中要大的多。虽说农业转型“机”不可失,但在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的起始阶段,仍有不少掣肘与障碍。我估计,2018年植保无人机补贴试点范围会扩大到全国60%以上的省市。但是,标准的缺失和没有“合法”身份一直是植保无人机行业的硬伤。

据我了解,在农用无人机方面,已完成农业行业标准农用遥控飞行植保机安全技术要求征求意见稿,农用航空分会正在征求各方意见,农业部正在制订《农用遥控飞行器通用技术要求》、《农用遥控飞行喷雾机安全施药技术规范》;民航局正在制订《无人机系统适航性要求》,未来农业部还将配合国家空管委制定《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规定》,这些标准一部分将在2018年出台。有了这些标准,植保无人飞机就有了向全国推广的推行证,无疑将扫清这类产品发展的障碍。

除“病灶”,面临问题复杂并不单一

 

记者:诚如您所说,市场是明朗的。那么,您认为植保无人机领域有哪些亟待动刀的“病灶”呢?

朱秋阳:其实,植保无人机的问题很复杂,并非只是单纯的技术问题,还有社会的、行业生态的等等一系列问题。

我个人认为,从企业角度来说比较靠前的有这么三方面。第一是当前的植保无人机市场刚刚处于快速发展初期,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售后服务能力与市场发展速度的不匹配,导致客户抱怨比较大;第二就是配套的植保技术,包括药剂和方案都面临着如何与植保无人机匹配。在这一点上,药剂厂商、植保服务人员、相关院所、无人机厂商都没有可借鉴的方案,而这一点恰恰是影响植保无人机作业效果的关键;第三是现在的无人机植保仍不够“无人”,目前无人机植保成本中,40%为人工成本,说是无人机,实际每台机器有2—3个人来配合。

所以,随着这三点的逐渐积累完善,植保无人机将真正迎来它的全面普及阶段。

记者:目前,无人机的续航顽疾久未治愈,您怎么看大载重与长续航之间的矛盾呢?

朱秋阳:我是这样认为的,不同于航拍无人机,植保无人机并不是一味地延长续航时间就好,如果农药已经喷洒完成,再长的续航时间也没有意义,因此植保无人机需要平衡载重量与续航时间。

记者:我们知道,现在精准农业这一概念非常诱人,您认为植保无人机企业应该怎么入手呢?

朱秋阳:我们的概念不仅是卖设备,而是提供一套完整解决方案,未来比较可能的模式是,我们自己做运营服务,通过飞机作业掌握更多的入口。这是未来精准农业的一个概念,必须通过一些现象发现农作物缺什么再去对其进行补充。

探未来,打造植保无人机生态链闭环

 

记者:其实在近两年里,“天翔航空”少有新闻爆出,而且在一直潜心研发产品,并未在植保无人机领域抢占山头。而在上个月,“天翔航空”从“低调”的务实派开始“重拳出击”,新产品、新技术、新战略等接二连三的发布,这是为什么呢?

朱秋阳:无人机在植保领域的应用已是人尽皆知的。但是,无人机作为农机身份亮相后,自身的场景应用问题解决的不好。

从整体上来说,从2015年开始,全国各地陆陆续续开始有一些植保无人机采购项目,甚至有部分省份开始试行无人机购置补贴了,一时间全国冒出很多植保无人机企业,市场做的风生水起。说实话,看到别的企业搞得轰轰烈烈,我们心里也冒出过那样的想法,效仿同行那样,去大面积推广卖机器赚取利润,但是最终我们还是基于内心的判断,植保无人机的产品还远远没有达到大面积推广的要求,所以没有跟风,而是沉下心来踏实的钻研产品。

同时,我们积极的与科研院所进行试验、论证,曾在全国20多个省市的50种左右的作物上进行了试验。一直到2017年,我们才基于自己能辐射到的区域,逐步小规模的把产品投放到市场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被客户称为植保无人机中的务实派的原因吧。

记者:据我所知,“天翔航空”推出了以“整合”、“赋能”打造植保无人机生态链闭环的发展战略,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?

朱秋阳:“整合”、“赋能”打造植保无人机生态链闭环的发展战略是从两个维度来考虑的。

从整合角度来讲,一方面整合传统农机渠道,与全国知名的农机厂商和渠道厂商达成战略合作,实现纵向联合,渠道共建共享,售后服务共建共享,产品共建共享;另一方面整合传统农资渠道,与全国知名的农药厂商和渠道商达成战略合作,实现横向联合,为终端客户提供植保技术方案支持与厂商直供药剂,建设扁平化的植保服务产业链条,使无人机客户增加了其盈利渠道和能力。

从赋能角度来说,一个是成立了“天翔学院”,培养无人机飞防以及农业综合服务人才,打造新型职业农业服务商,提供包括植保无人机飞防创业全程培训和服务指导,提供农业综合服务创业项目的培训和服务指导;另一个是打造“天翔兄弟团农业服务联盟平台”,为终端客户提供政策支持、价格补贴、资源共享、跨区服务的非盈利性组织;还有就是成立了“天翔智慧农业应用技术研发中心”,赋能终端客户更多智慧农业技术解决方案,提高服务效率和效果,提高客户盈利水平。

记者:“天翔航空”的运营情况如何?您对下一步发展还有哪些计划?

朱秋阳:“天翔航空”目前在全国拥有五家全资子公司,分别分布在广东、安徽和辽宁。在国内,依托经销商和用户,我们建立了50+个植保服务站和售后服务中心。不仅如此,我们还拥有自己的教育培训品牌“天翔学院”,截至2017年底,学院共培训来自各地的学员3000余人,学院内的服务组织“天翔兄弟团”已经帮助近千人完成了无人机植保创业并盈利。

我觉得未来的植保无人机,将会随着产品的逐渐成熟、性价比的逐渐提高得到进一步推广,成为像其他农机产品一样得到普及的一款农机产品,当然还将成为未来智慧农业的一个重要入口。在所有行业,真正走的远的企业都是走的稳的企业,真正离客户最近的企业。所以,“天翔航空”还会继续深耕植保无人机领域,不功利、不激进、不跟风,低调务实做产品,踏踏实实搞推广,把火热的激情和满腔的热忱投入到田间地头,投入到与农户深入沟通上,始终定位于做植保无人机中的农机,让植保无人机产品更稳定可靠、更结实耐用、更经济简单。




 

赞(0) 打赏
文章来自作者个人投稿,所述观点与航拍之家媒体平台无关!航拍之家 » 专访丨素不跟风的“天翔航空”,为何这回不按常理出牌?
分享到: 更多 (0)
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,请关注航拍之家微信:航拍之家(hangpaihome)免费阅读。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